当前位置: 首页 > 张北旅游 > 张北典故
张北早期的抗日活动(二)
发布时间:2017-09-01 信息来源:县政府信息中心

    第一次张北事件
    张北是张家口的门户,日本侵略者为了夺取这块战略要地,蓄意制造了两次张北事件
    1934年10月27,日本华北驻屯军参谋川口清健、外务书记生池田克已等一行八人,由张家口去多伦,途经张北县南门时,驻守张北的国民党29
军第132师卫兵及保安队员令其停车,进行例行检查。日方拒绝检查,写信送至县公安局,一校官赴现场后,随即令其通行,前后只僵持了四十分钟。
    
日方借此极力否曲事实,扬言日军受辱。1029,日本驻张家口代领事桥本正康向132师参谋长张维潘提出抗议。1030,日方又在北平向29军军长宋哲元提出抗议,1125宋哲元派132师师长赵登禹向日方道歉。1129免去当事者张书标的连长职务,121,国民党政府许诺:日本人可以在察哈尔省旅行之自由,不检查携带物品,中国军队撤退至长城线以西。这是第一次张北事件
    
第二次张北事件
    1935年5月31日,日本驻哈巴嘎旗特务机关长及其属员大月桂、大井久、山本信等四人一行,乘卡车从多伦去张家口。65日下午四时途经张北北门时,132师守城哨兵拦车检查,日方拒绝检查,仅出示了日方多伦特务机关证明。卫兵将其一行带到师部,审查后,师长赵登禹电话请示驻张家口的军长宋哲元,经许可,于翌日上午十一时放行。日本侵略者蓄意扩大事态,制造事端,把哨兵的例行检查,捏造成对日方人员进行了拘留、询问、威胁、断食,施行种种暴行。并称这是受宋哲元部参谋长张樾亭之命,由军法处长亲自所为。611,日本张家口特务机关长松井源之助,向察哈尔省军宪提出抗议,要求处理当事人,赔礼道歉,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交涉过程中,日本驻张家口领事桥本忽然又提出:由于张北事件事关重大,超出领事解决的权限,应与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部进行交涉。这次事件正值日本侵略者借口东北抗日义勇军进入华北非武装地带和天津两个汉奸报社社长被杀,日本关东军重兵集结山海关、古北口、锦州一带,随时有入侵华北的可能。
    
面对日本侵略者步步升级的要求,国民党政府当局,妥协让步。618,行政院免去宋哲元的察哈尔省主席职务,由秦德纯代理。623,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源贤二、张家口特务机关长松井源之助、日本驻华大使馆武官高桥,同察哈尔省代主席秦德纯以及北平政整会顾问程克、陈觉生、张北警备司令张允荣,在北平谈判。
    
谈判伊始,日方借口侮辱了日本臣民,提出抗议,并提出六项苛求条件:一、中方驻察北军队,全部撤至长城以南,改由日军驻守;二、察省政府聘用日本顾问;三、中日合资开发龙烟铁矿;四、逮捕抗日分子;五、撤销察省的中央机关;六、严惩肇事人员。
    “
张北事件的发生绝不是偶然的孤立事件。这是日本侵略者用来推行侵略计划的一个借口和罪恶阴谋。抓住张北事件,胁迫国民党察哈尔省政府与日本侵略者签订丧权辱国的《秦土协定》;逼迫爱国抗日将领宋哲元下台;强迫具有反侵略行动的29军撤离口北地区。这样,察北就成为日本侵略者的自由出入区,置于日军监视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