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张北旅游 > 张北典故
“无穷之门”渊源考
发布时间:2017-09-01 信息来源:县政府信息中心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是唐代著名诗人王昌龄《出塞》一诗中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表现了一种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豪迈气概。每每读来,胸膛中总会不可遏制地涌动着强烈的爱国激情和民族自豪感。据史料载,其实早在飞将军李广之前近两百年,战国时期赵国国君赵武灵王就已把胡马打到无穷之门千里之外,使之不敢度阴山了。而无穷之门既是赵国寄托其远大理想的军事要塞,也是阻止胡马不能逾越侵扰中原的赵国北疆国门。

    “无穷之门最早见于《战国策·卷十九·赵二》中王破原阳一章,赵国国君赵武灵王(赵雍)说服他的大臣牛赞同意他的军事改革胡服骑射时说:昔者先君襄王与代交地,城境封之,名曰无穷之门,所以昭后而期远也。《史记·赵世家》在叙述赵武灵王事迹时有:十九年春正月,王北略中山之地,至于房子,遂之代,北至无穷,西至河,登黄华之上。《战国策》、《史记》这些史料典籍中均提到了无穷之门无穷

    从《战国策》所载文字还可以看出,无穷之门是战国时期赵国开国国君赵襄子约公元前458年于古代国(今蔚县)与燕、东胡接壤的地方修筑的一座界定其疆域的军事要塞。文中的先君襄王就是赵襄子,城域封之就是筑城境上,为之封域无穷之门是赵襄子用以界定疆域、显示实力、昭示后代并寄托自己远大理想的军事要塞。联系赵武灵王为赵国强盛而推行的胡服骑射,其昭后而期远的蕴意显而易见。

    赵襄子即赵无恤,战国时期赵国的创始人。他出生于王霸称雄的春秋末代,死于诸侯兼并的战国早期,是晋国正卿赵简子的儿子。公元前458年,赵简子去世赵襄子继承了卿位。对于位于常山之北的代国(今蔚县),赵襄子早在为公子时,已向赵简子表明了日后吞并该地的野心。《史记·赵世家》记载:简子乃告诸子曰:吾藏宝符于常山上,先得者赏。诸子驰之常山上,求,无所得。毋恤还,曰:已得符矣。’”简子曰:奏之.’ 毋恤曰:从常山上临代,代可取也简子于是知毋恤果贤,乃废太子伯鲁,而以毋恤为太子。《史记·赵世家》还记载:襄子姊前为代王夫人。简子既葬,未除服,北登夏屋,请代王。使厨人操铜枓以食代王及从者,行斟,阴令宰人各以枓击杀代王及从者,遂兴兵平代地。赵襄子的姐姐是代王的夫人,赵襄子埋葬了赵简子后,不惜触犯古之守丧之大礼,在还没有除去丧衣的时候,设计宴请他的姐夫代王,借机将他杀死在酒宴上,唾手吞并代国。随后,为防止三胡(东胡、西胡、楼胡)之一的东胡的侵扰,保障边界安定,在代国北边张北县内野狐岭一带修建了名为无穷之门的军事要塞。

    谭其骧(1911-1992),中国历史地理学家,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部委员(院士)。谭其骧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倾注三十多年心血主持编绘的《中国历史地理图册》是当今内容最为详细的中国历史政区地图集。在这本《中国历史地图册》37-38页,战国时期赵国和中山国疆域图上,明确标注无穷之门在张北县南,即现在的野狐岭一带。同样的叙述在王利器(1912年生,曾为四川大学、北京大学、西北大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教授主编、三秦出版社出版的《史记全译》中出现。无穷:地名,在今河北张北县南,何清谷(1931年生,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委员)在其《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及其对秦的影响》一文中明确指出:赵国在赵武灵王时疆域大体有今陕西东北部,山西北部,太行山的东南山麓,北至河北省张北县南,南至河南省北部。强邻逼境,胡人骚扰,四面受敌,后顾之忧非常严重。这些史学家的研究史料可确证,战国时赵襄子修建的无穷之门就在张北县境内,就在野狐岭这一北连漠北、西通西域、南接中原的天然屏障上。

    另一方面,我们从史料典籍所记地理方志上也可以相互印证。《史记·赵世家》载,赵武灵王说:自常山以至代、上党,东有燕、东胡之境。”“襄王兼戎取代,以攘诸胡。《战国策·匈奴列传》中说:赵襄子愈句注而破并代以临胡貉,晋北有胡林、楼烦之戎,燕北有东胡山戎,从中可以确认当时赵国北部疆域东北和燕国、东胡接壤,赵国是一个直接与北方游牧民族毗邻的中原国家。而张北县战国时期正是游牧民族东胡聚集区地,野狐岭坝头一带是中原燕、赵国和胡人的天然分界线,赵襄子就在这里修建了无穷之门一界定其疆域,安定其边民,寄托其希望。而他的第七代子孙赵武灵王,牢固树立先王开拓胡地,功业未遂。”“今吾欲继襄王之迹,开于胡、翟之乡,胡地中山必有我之的思想。为实现远大理想,积极推行胡服骑射的军事强国政策,多次穿上胡人服饰,率领他的骑兵,出入无穷之门,越过九原要塞,开疆拓土,不教胡马度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