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张北旅游 > 张北典故
董耀会为胡明的新著《张北长城》作序——“踏上张北长城的历史之旅”
发布时间:2012-12-10 信息来源:网管中心

 

 

编者按:

胡明先生曾经先后担任过张北县文化局局长及其它政府部门职务,在任职期间他对当地长城遗迹的研究和保护投入了极大热情。退休后,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继续对境内长城进行更加深入的考察和研究。

今年7月份,胡明先生几十年的研究成果——《张北长城》,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了,全书32万多字,并配有大量的图稿和照片,全书从历史、地理各个角度解读了张北地区的多朝代长城之谜。

最近几年来,本刊编辑部编辑人员曾陪同长城学会董耀会副会长,长城专家成大林先生、李文龙先生,以及“长城小站”的长城爱好者们,在胡明先生带领下很多次攀爬翻越张北地区的崇山峻岭,听他滔滔不绝讲述他对长城的理解和认识,感受到了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对张北地区长城强烈的关爱。

本期特刊出董耀会副会长为《张北长城》所写的序言——“踏上张北长城的历史之旅”,以及胡明先生在书尾的补记:“我没有忘记长城,长城没有忘记我”,作为把长城研究新著《张北长城》和作者胡明先生向广大读者的介绍。

——《万里长城》编辑部

 

踏上张北长城的历史之旅

董耀会

《张北长城》收集了胡明先生二十多篇长城研究作品,是一部长城研究的专著。胡明先生梳理了张北长城的历史脉络,既考察了张北众所周知的长城,也考察了鲜为人知的历代长城,通过实地考察并结合历史事件和人物,对张北长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全书大致分为三部分,前半部分是对张北长城的综合考察研究成果,后半部分是以野狐岭为主的考察研究成果,最后的附录是介绍张家口长城有关知识的随笔。《张北长城》一书带领读者跨越时空,踏上了感受张北长城的历史之旅。

胡明是一位在地方上很传奇的人物。客观地说他是官员而不是学者,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政府官员,在当官快要当到头了的时候却开始研究长城,退休之后又接着干了很多年,终于成了张北长城研究的主要拓荒者。第一次看到胡明先生的文章,是2005年长城学会《万里长城》、《中国长城博物馆》两刊编辑部主任郑严推荐给我的《长城造就了张家口——探析张家口城市的由来和发展》,这篇文章后来发表在2006年的《中国长城博物馆》第一期上。对他的文章感兴趣了,就想去了解他更多的作品与他这个人。

从《张北长城》的字里行间,我们能读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如何以特立独行的方式展开他灿烂的人生。他担任了十几年的政府办和驻京办领导,对自己所处的时代有着深沉的感悟,但和他在一起从他的身上丝毫感受不到,当官养成的那些“架子”、“面子”等臭毛病。

1993年他47岁的时候出任县文化局长,事出一次偶然。在官场上经历了太多之后,他很安心这份新的工作,开始了一个文化新兵的生涯。中国社会长期以来热衷于政治运动,文化便长期成为政治运动的工具和手段。政府文化工作主要是深入贯彻党的文化方针,以及上级领导的有关指示。在文化局里文物工作不是重头,这是那个年代社会整体对历史文化十分冷漠的反映。胡明却十分重视文物工作,他的老部下现任张北县文物局长柴立波,给我们讲了很多他的事迹。他不是只做官,他还喜欢研究业务。

正是这段经历,使他在退休之后不但退而不休,反而以更大的激情与任侠之气,奔波在张北长城线上。他说这几年跑长城的花费,自己的退休工资不够,就花老伴的退休金。他选择了行走长城这条人生的道路。行走在长城上,真正踏上了豪情奔放之路,登上了人生舞台的另一个高度。考察长城研究长城,是胡明豪迈人生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页。

胡明先生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他思考的时候更像一位智者,但讲话的时候和普通人一样,这也是大家都很喜欢他的一个原因。张北县委书记李雪荣谈到张北人的特点时说“张北人都很简单”,胡明就是这样一个很简单的人。简单是优秀人的一种优秀品质。

在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今天,大家都在为各自的生计而奔忙,忙挣钱的,忙升官的,忙拿文凭的,都活得很累。在这种时候想保持一颗安静的平常心很难,但就有一大批热爱长城的人,始终以平常心之境界,默默地在做长城的事业。

每次和胡明先生在一起喝酒,大家都要谈到很晚,因为听他说话也是一种享受。他喝酒是先白酒后喝啤酒,凉天也喜欢喝凉啤酒,不过三五瓶之后就凉热都行了。他身上那种人格的力量很有魅力,仔细想一想,他让我喜欢的地方有三点,这三点都是他比我强很多的地方。

第一,他从来不跟别人比,只过自己的日子。我有的时候还不自觉的炫耀一下自己的孩子。女儿的学业、工作业绩和前途,常让我很高兴,也就不能免俗地向别人吹牛。

第二,他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我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又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还经常为了迎合别人的评价而压抑自己的个性,虽然这种迎合有的时候毫无任何实际意义。

第三,他从不喜欢回忆过去的美好事情。近两年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愿意回忆过去了,尤其是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侯,一谈起自己过去做过的那点得意事,就好象在谈昨天的经过。而早两年别人谈起我的过去,我还只是莞尔一笑。

2008年底我曾随胡明先生考察张北长城,陪我们看的地方已经说不清他去过多少次了,当地的农民都已经认识了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头。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一直这样不辞辛劳的奔波在长城上。他研究长城最有价值的那些文章,没有一篇是坐在办公室写出来的,都是走出来的。

张北县地处河北省西北部,内蒙古高原南缘的坝上地区。在辽阔的坝头,东西南北纵横交错分布着许多道,起伏连绵壮观雄伟的古长城。张北古长城第一个特点是历史悠久,据历史文献记载,这里最早的长城修建于战国时期,距今至少已经有2300多年。第二个特点是在张北修筑长城的朝代多,除战国时期的赵长城遗址之外,还可以找到秦、汉、明各代长城的遗址遗迹。有专家说张北有六朝长城,还有几条目前尚无法断代的古长城。

蜿蜒逶迤的长城遍布于张北县南部,站在长城之上,人们能够穿越两千年的历史空间,感受到秦时明月汉时烽烟。张北位于北京的北部,自古即为“京畿重地”,具有十分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胡明很喜欢给大家讲发生在张北的历史故事,故事讲得非常精彩。光野狐岭大战我就听他讲了多次,这场78万军队对30万守军的大冲杀,决定了金朝的历史,他讲起来总是绘声绘色的。

胡明先生的好奇心和探索精神,来自于他对家乡的热爱,对长城的热爱。他常爱说的一句话是“为张北做点事,为长城做点事。”他很想能有更多的人来张北看长城,曾多次和我探讨发展张北长城旅游的设想。每年都有数千万国内外的游人来长城参观游览,大家来看什么?长城历史蕴含的文化精神内核是什么?只有弄清楚这一点,才能找到长城经久不衰的吸引力的本源。

张北长城在中国长城中虽然具有突出的意义,但毕竟不是长城建筑的精华地段,不具有代表性的长城景观。但是长城深厚的文化资源价值与张北坝上草原结合在一起,完全可以形成完整的张北长城文化旅游体系。张北长城旅游不能停留在浅层次的观光旅游,应该充分利用其独特的资源与市场优势,深层次开发休闲度假旅游。在休闲之中感受和寻觅长城的历史踪迹。

发展张北长城旅游也有令人担忧的地方。此段长城还在考察研究阶段,尚未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搞旅游就要搞接待设施建设,投资者为了尽快赢利,着眼点很难不放在收益上,这样很容易对长城及周边环境、原始风貌造成损害。如果不采取保护措施,进入开发的项目越多,对长城及周边环境的损害就越多,搞不好这种开发就成为对历史的犯罪。

不久前和胡明先生在北京见面,送了他一本《守望长城》,这是文物出版社出版的我近十几年关于长城保护的文章和谈话。我们的话题自然围绕着长城保护展开。他说:“为使张北古长城资源得到有效的保护,做到可持续发展,在发展长城旅游事业的同时一定要重视起保护问题。”我们几个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凑出了几条,胡明先生认真地记了下来,准备回张北后反映给有关领导。

l、制定长城保护规划,按照规划加强长城保护,同时按照规划发展长城旅游事业,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态势。一定要避免各种无序的长城地区开发行为,避免造成对古长城及所经地区风貌的破坏。

2、长城原状保护是一条必须严格遵守的原则,发展旅游不能对古老长城进行任何“改造”,更不能为发展旅游在长城遗址上修建新的长城。张北长城适合建长城遗址公园,以保存长城历史的真实感,保存长城历经沧桑岁月形成的历史记忆。

3、政府要明确长城沿线乡镇村庄保护长城的职责。作为一个大地性的文物长城地处偏远,基本上没有具体管理机构和队伍,应该尽快建立起长城保护员队伍。政府要尽快颁布有关规定,用制度来保障长城保护工作。

4、政府要尽快划定古长城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防止长城环境风貌继续遭到破坏。对短时间内难以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的长城段,应当尽快划定临时保护区,并确定临时保护区的管理应参照有关文物单位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的规定执行。

长城作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壮观的文化遗产,两千多年来,在中国历史上曾拥有过惊心动魄的岁月。张北长城的年代跨越了两千多年,从战国时期开始直到明末清初,现在还说不清楚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更不用说在短时间内揭示这些秘密了。

张北长城还有很多的问题处于模模糊糊的状态,需要进行大量的考古工作和学术研究,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胡明先生的《张北长城》开了一个好头,今后一定还会有揭示张北长城历史真相的书籍出版。随着这些尘封已久的长城历史的复活,来张北感受长城历史,感受人类文明进程,将成为一种越来越强烈的大众需求。期待着胡明先生和大家一起,继续努力穿越历史迷雾,探索这一地区辉煌的历史。

《张北长城》的出版发行势必会引起对张北长城的关注,看完这本书,读者一定会进一步了解张北长城的特殊性。相信研究长城的专家学者,大多数人难有机会身临其境地去考察张北长城,而这本书将会为他们的研究工作提供第一手的资料。

胡明老兄,好样的!你正在用自己为社会做出的贡献影响社会,社会也一定会记住你的贡献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