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张北旅游 > 张北典故
遥想张北元中都时代的繁华盛世
发布时间:2012-10-15 信息来源:网管中心

如果说在元朝存在的一百多年里,作为大元帝国的腹里之地张家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的话,那么张北一带则进入了其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张北位于内蒙古高原的东南陲,正在我国湿润区与干燥区分界线上,也是在古代游牧文化区与农耕文化区的交会线上。这里不但是大漠进出中原的交通要冲,而且由于水草肥美,自古以来被称为天闲刍牧之场,因此成为北方游牧民族生息繁衍之地和上演军事政治活剧的大舞台,使张北成为当时大元帝国的政治活动中心之一。那真是车辚辚,马萧萧,繁华似锦人如潮,显赫了整整一个世纪!

让我们遥想当时的张北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吧!

从野狐岭上坝,一路往北,依次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坝头纳钵帐幕如云,旌旗猎猎,卫军官兵的屯营星星点点散布在坝口西边。辇道上车马行人络绎不绝。北行三十里处是那闻名遐迩的兴和城。只见城垣高大,街市繁华;路、县衙门和中都留守司森严如禁;寺庙与钟鼓楼烟音缭绕;店铺和酒肆比比皆是,流动商贩穿街走巷,叫卖声此起彼伏;街头杂耍,巷尾卖艺,喝彩声阵阵……

城内东北角上耸立着元世祖建造的第一座行宫,只见楼宇城阙富丽堂皇……往北行三十里,又是一座巍巍宫阙、皇都新城。只见外城、内城、皇城、宫城、规模宏大,雄伟瑰丽,建筑风格别具匠心,既承袭了中原传统的宫殿建筑规制,又体现了北方少数民族的鲜明特色,原来这里是元武宗所建中都。

元朝的都城随着疆土的扩展几经变迁,这还须从蒙古族兴起说起。当公元1206年蒙古乞颜部人铁木真被尊称为成吉思汗成为大蒙古第一代君主时,并没有一个固定的都城,那时,特号的蒙古包——“斡耳朵就是国家的统治中心所在。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臣民既是战士又是生产者。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他们不需要城市,甚至不需要太多固定的建筑。到了第二君主窝阔台汗时,随着南征北战,进入了农耕地区,攻占了不少城市,统治地区变得广大多了。到了1251年,忽必烈建起了开平城,并于1260428在此举行了登基大典,成为第五任蒙古国可汗。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要控制人口众多的中原地区,这两座都城越来越显得偏远了。于是忽必烈采纳郝经的建议,于1263年将开平城改名为上都。次年将辽、金故都燕京改名为中都,明确大都为正都,上都为陪都。

在忽必烈的心目中,漠南地区一直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腹里之称便是证明。他喜欢汉族文化,深知只有采用汉法才能统治全中国,但是作为蒙古族的领袖他又保留着很多蒙古人的旧俗和习惯。而张北一带地处游牧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会处,又是两种气候的缓冲地,因而无论从哪方面都宜于适应。比如当时张北一带就是各民族杂居的集中地区,而忽必烈推行的民族等级制度首先在这里得以实施。所谓民族等级制度,就是将臣民按民族划分成四等人:第一等就是国族蒙古人;第二等为色目人,包括西北各民族、西域以及欧洲人。主要是维吾尔人、西夏党项人、突厥人;第三等是汉人;第四等称为南人,包括南宋境内的各族人。元朝统治者人为地将汉族划分在两个等级内,并规定了四等人不同的政治地位和待遇,推行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政策。当时张北一带即有来自各民族的官员、宗教人士、士兵和仆从,也有操持各种行业的手工业者,还有来自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甚至来自外国的商人。在经商活动中,最能看出各民族杂居共处的特点,贩夫追微末,泥巷穿幽深,负载日呼叫,百种闻异音(见《纯白斋类稿》)这样的人文环境对于元朝的统治者来说,不是正合其大一统的统治欲吗?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大元帝国给它的子民百姓们带来了多少灾难和痛苦。帝王巡幸,千车百骑,供役浩繁,驻跸一日,百姓少活一年。我们今天遥想张北当年的繁盛景象无须详细揭露统治者压迫剥削人民群众的罪行,就如同在我们称颂万里长城和颐和园的伟大秀美时,不必经常批判秦始皇和慈禧太后一样。